所有的火堆都是在故乡燃起的丨刘郎

发布时间:21-02-14

点击上方“诗刊社”可以订阅哦

来源:《诗刊》2017年6月下半月刊“双子星座”栏目

作者:刘郎,原名刘明中,1990年生,河南商丘人

图片来源于colorhub.me


多 余

 

夜色只是简单地黑

没有其他什么,值得探寻

 

星星只是简单地亮着

它仅仅照见自己,就够了

 

窗外的树只是简单地站在那里

除了是树,它什么也不是

 

那么,我也只是我就好了

可当我望着这一切,我就是多余的一部分

 

那我越来越恨我自己了

只是简单地恨。我的恨是多余的那一部分

 

 

孤蝉记

 

就像这晚风。风吹树叶沙沙响

就像这月光。肆无忌惮地泄下来

 

一只孤蝉在芒果树上叫

我说:

你飞吧

我说:

夜色刚刚好。你飞远一点

我说:

你飞远一点

远一点有小叶榄仁、凤凰木

再远一点。有飞驰而过的地铁、万家灯火

 

如果还要远

你看这夜色苍茫,灯火也照不亮

 

 

二十六岁记

 

我知道我睡醒了

但我不想睁开眼睛

 

阳光穿透窗帘

昨晚的骤雨丝毫没有影响

它们。这很好

 

我继续躺着,一片红色的海

在眼前铺展开来

只有我一个人看着这景色

海面平静无风。这很好

 

我一个人,没有身份和名字

履历空白。这很好

甚至没有手脚。脑袋也慢慢

没有了。接着是眼睛

 

如果不是窗外的鸟鸣

如果不是它们大声地叫喊


让我把丢掉的一一找回

 

我睁开眼睛。伸手摸摸

旁边的妻子还在

孩子还在。这很好

 

 

火 堆

 

所有的火堆都是在故乡燃起的

调皮的孩子围成一圈。在平原上

 

总有一块野地,是为他们准备的

他们讨论的话题,现在已经不讨论了

 

所有的火堆都是在故乡熄灭的

妈妈喊吃饭的声音,被风吹着

 

还在旷野上滚过来,滚过去

调皮的孩子,就不管不顾地散了

 

 

旧鱼市记

 

两个工人在铺设平滑的石板。平滑而干净

只有阳光驻足

 

我小心翼翼地走过去。我小心翼翼地

怕惊扰到,被石板压住的腥臭味

 

七十年前这里是一个鱼市

被鱼刺卡死的孩子,现住在后面的山坡上

他的父母,也住在后面的山坡上

 

上一篇: 宠物店主知道都市年轻人的所有秘密
下一篇: 中国在线教育用户超2亿人96.5%通过手机接受教育